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馬會傅真
当前位置:首页 > 馬會傅真

馬會傳真:爆款剧《山河令》《司藤》是如何拍出来的?

时间:2021-04-27 10:01:08   作者:网钛CMS   来源:   阅读:62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部剧的火爆,离不开其背后的金牌操盘手们。从剧作的策划、立项,到剧本成型、选角、拍摄、上线,显然需要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这些金牌操盘手既要具备“内容人”的敏锐,又要有产品经理般的冷静客观,在各个环节充分投入个人的智慧能量。可以说,在一部剧集里,他们是掌握最多秘密和最多......
  一部剧的火爆,离不开其背后的金牌操盘手们。从剧作的策划、立项,到剧本成型、选角、拍摄、上线,显然需要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这些金牌操盘手既要具备“内容人”的敏锐,又要有产品经理般的冷静客观,在各个环节充分投入个人的智慧能量。可以说,在一部剧集里,他们是掌握最多秘密和最多八卦的人。

  若说最近哪些剧最“出圈”,当属《山河令》和《司藤》。4月23日,围绕这两部剧,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山河令》总制片人马韬、周照中,《司藤》总制片人伍星焰、闫丹丹汇聚一堂,讲述了两部爆款剧背后的故事。

  关键词:适配

  每个环节不选最贵,要选最合适的

  《山河令》和《司藤》国内火爆,海外也已经破圈。《山河令》在优酷站内的各项指标都实现了从A到S的越级,Youtube播放量破8000万,Viki评分9.6,满分10分,亚马逊评分全部5星。《司藤》在优酷热度值冲破9964,优酷北斗星数据显示,《司藤》开播后,景甜热度较之前上涨了5倍。

  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透露说:“这两部剧播出第一季度,整个优酷剧集频道用户在淘宝上的消费额一个月破千亿,《山河令》主演张哲瀚和龚俊联手代言的很多产品一上线全部卖断货,《司藤》播出之后‘旗袍’成交量是去年同期的16倍。”

  有传言说优酷通过AI来评估剧本,谢颖笑说:“如果科技有一天能发达到用AI评判剧本,我会非常高兴,热烈拥抱这个变化。很可惜目前为止整个优酷平台所有剧本评估都是人工的,我们剧集中心有自己的策划团队,此外,还有整体的评估体系。”

  《山河令》《司藤》是优酷的定制剧。在主创选择上,优酷平台推出了一个机制叫“适配”。谢颖说:“所谓适配就是我们但凡在每个工种,每个环节不选最贵,要选最合适的。”

  《山河令》优酷总制片人周照中透露优酷设有评估部门,他们为剧本保驾护航,“从立项到全集剧本完成,他们会提供一个评估意见,这个评估意见保证剧本在80分以上,但是不干涉具体创作。优酷所有定制剧本都是这么一个过程,剧本达不到标准,是不会开机的。”

  《司藤》优酷总制片人闫丹丹介绍说,现在有的公司剧本工业化是借鉴国外流程,有的人就负责搭结构,有的人就专门做台词,优酷是以适配机制多维度评估剧本,“我们首先从IP开始评估,对IP市场化,对受众,对创作之后成品的预估,会有一个多方面考量。”

  虽然强调“工业化”,但闫丹丹认为思维又不能被禁锢在“工业化”里,“每个项目的改编、创作不是特别能够工业化的,像《司藤》,其实是一个重新搭建世界观的题材,如果特别工业化,我觉得可能会限制我们的创作,会变成一个很框架、很笼统,没有新意的作品。《司藤》《山河令》为什么那么受欢迎,因为人物关系创新,因为它的世界观创新,所有创新实际是要脱离框架的东西,我们不得不承认剧作有一些基础的框架在里面,有方法论在里面,但是创新才是观众特别想看到的东西。”

  关键词:“最穷剧组”

  《山河令》去别的剧组“蹭”老戏骨

  《司藤》自己采石铺景

  大卖的《司藤》和《山河令》,在拍摄时却是一个比一个“抠”,一个比一个能“算计”。

  《山河令》总制片人马韬讲述说,前期筹备时花了一部分钱,突然碰到疫情而停工,他们担心剩下的钱能否拍完全剧,制片主任就变得非常节俭,“我们场景比较多,需要协调的东西也挺多,当时横店开组好多,导致景、棚都涨价了,在各方面预算抠得特别死、特别紧,我们组在横店那时候因为‘抠’很出名。”

  周照中介绍说,一开始《山河令》剧本里面有400多个场景,看预算后就很害怕,各种精打细算过“苦日子”。很多观众称赞《山河令》里老戏骨演技在线,保证了整部作品的水准。不为人知的是,很多“老戏骨”都是去其他剧组“蹭”来的。

  《山河令》在横店拍摄时,周照中每天偷偷潜入到别人家剧组,邀请老戏骨抽时间去客串《山河令》。马韬说:“这些老戏骨也不是天天都有戏,趁着他们有空的时候请过来。像演老渔夫的沈保平、演毕长锋的徐少强,都是我们‘娘家人’。这些老戏骨特别敬业,张双利老师为了保证拍摄质量,基本三天没睡觉,很敬业,拍到凌晨三四点。”

  《司藤》总制片人伍星焰介绍说,《司藤》是2017年开始前期筹备,2018年把原来那拨剧本推翻了重新来过。“省钱这个意识刻在我们骨子里,从开机到最后关机,导演、造型组、美术组,每个组都知道省钱,我们提前两天杀青,导演如释重负,因为提前杀青就省钱了,在预算范围内省了大概几百万。我们为什么时刻想着省钱?因为我们要去的地方太多了,从香格里拉到大理、西双版纳、无锡、横店,1.3万公里的路,一转组就是全组一起转。云南当地我们都是坐大巴,转去别的地方才是火车,基本上我们全程没有制景,都是大自然实景。”

  闫丹丹认为《司藤》不是穷,是比较会过,把每分钱都放在制作上,“我们拍一个场景需要一大堆石头,美术为了达到非常美的效果,可能需要去买石头,这意味着花一笔很大的预算,执行制片人就说不要买了,他带几个场工去采石头,拉了很多石头过来把场景铺满了。整个剧组都以这样的状态在干活,所以《司藤》到最后还省了很多钱。”

  关键词:钱花在刀刃上

  《山河令》花在服化和特效上

  《司藤》“一定要保实景”

  既然是“钱花在刀刃上”,那么什么钱是不能省的呢?

  伍星焰透露,《司藤》在预算上做得最大的取舍就是“一定要保实景”,另外就是服装造型,“不能省钱的地方我们绝没有省,像司藤上岛去找白英尸骨,那是晚上拍摄的,用的灯和自己的发电机,把整个小岛都照亮了,以保证拍摄效果,这些钱我们一定不会去省,所有钱都是用在保证拍摄效果上。美术、道具、造型、交通上花了一些钱,因为是奇幻爱情剧,后期特效也花了不少钱。”

  马韬表示,《山河令》因为是古装剧,所以对服化要求比较高,这方面剧组一点也没有省钱,因为是在“棚里面走过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所以省了钱,但是在特效上增加了很多钱。

  有传言说《司藤》伙食不太好,伍星焰笑说是因为在云南拍摄时,猪肉那段时间特别贵,“我们的餐标摆在那儿,所以适当会调成鸡肉。到横店,因为我们跑的地方太多了,当地的物价又不一样,所以根据当地的伙食去做一定调整,其实还是会保证大家吃好,要吃饱才有力气干活嘛。”

  而问及《山河令》,马韬说:“我们自己伙食非常差,演员伙食非常好。”

  周照中讲述说,因为是在夏天拍摄,空调、冷饮这些都会准备,“很多演员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到我们组里很凉快,他们别的组就很热。”马韬说:“演员和拍摄设备上我们一点没有省,包括冷饮、空调是一定有保证的,演员如果热晕了,对我们来说损失更大。”

  关键词:演员

  《司藤》是一见钟情

  《山河令》是日久生情

  《山河令》和《司藤》让张哲瀚、龚俊、景甜人气爆涨,成为“顶流”,几位演员是如何选定的呢?

  伍星焰介绍说,把剧本给到景甜后,景甜连夜看完剧本,马上就回复说她想演,剧本打动她了。景甜是最先确定的演员,然后敲定了张彬彬,“我们跟景甜本人沟通过后,发现她内心的性格跟司藤这个角色气质也是不谋而合的,开拍之前她有点打退堂鼓,我们导演跟她推心置腹地聊过一次,前期有一些波折,开拍之前这些问题都一一解决了。景甜很用心,她对这个角色真的下了很大功夫,张彬彬也是。每个戏能成功的关键,主演一定是要用心的,他们对这个角色是有热爱的,愿意去琢磨、去研究这个角色,这样演出来的感觉才是对的。”

  相比之下,马韬说《山河令》选演员就相对复杂一点,“他们是一见钟情,我们是日久生情,筛选了很多对,拟了很长时间,最终匹配出来张哲瀚和龚俊两位天选之人。定得比较晚,他们进组的时候全剧本都没有看完。前期给他们预留或者训练的时间也不够。”

  刚进组时的张哲瀚和龚俊还很陌生,没有剧中那种默契感,为了让两人快速熟稔,他们两人被安排在一个休息室。马韬说:“刚开始我们带着编剧,几乎每天都去现场跟他们聊。第二天要拍什么,我们前一天晚上会整理出一个文本,明天拍哪个景、哪场戏,当时他们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情感如何,应该如何演绎。基本上前一半的拍摄周期,天天出这样的辅助文本,等到拍了一半的时候,就只需要挑重要场面出辅助文本了,那时候他们已经挺熟,对剧本对人物理解已经非常到位了。”

  周照中讲述说开始他们还有些担心,“张哲瀚说从来没有尝试过这样的人物”。可是两个演员进入状态很快,“当时疫情刚结束,演员来的时候都有点胖,开拍后人均瘦了将近20斤。”

  关键词:“最强品控”

  细致的分工、专业化、标准化和流程化

  伍星焰认为工业化核心讲的是分工:“细致的分工,还有怎么去做品控。”她介绍说,《司藤》的制作过程中有一些工业化流程,“优酷有云尚制片系统,我们每一天的花销,每一天拍多少页,每天记录都在云尚制片系统同步,剧组和平台的人都能一目了然,我们每天还会发日报。今天拍了什么内容,拍了几页,因为什么问题这页少了,由于什么问题加戏了,还有当天剧照,都会一目了然。这是‘品控’的一部分。素材我们也会定期上传,剧组每天素材上传,我们看着它随时调整。”

  闫丹丹介绍说云尚制片系统可以支持几十部甚至上百部正在拍摄,以及在后期中的剧组的统一管理。“优酷的制片人一个人手上带十部、二十部甚至更多片子,如果三四个片子同时拍摄的话,对于我们来说,把控的过程就会比较困难,有了云尚制片系统,每个剧组会上传日报,上传预算,上传每天的收工时间、开工时间,什么情况,拍摄了什么,这样便于我们整个流程化管理。”

  马韬则认为国内的工业化,向国外学习的同时也需要中西相结合,完全照搬西方那套也不太适合,“比如外国铺轨道的人专门铺轨道,我们恨不得一个人很多用,做各种工种,发挥更大能量。”

  关键词:边拍边改

  使用A-B-Test产品上传和管理不同剪辑版本

  优酷云尚制片平台有A-B-Test管理系统,闫丹丹解释说,“为什么叫A和B,就是A面、B面,可能A是导演剪辑版,B是我们认为还不错的平台剪辑版,我们上传到系统之后,系统背后实际是观众来评估这个东西,我们会根据观众的弹幕,观众在哪个节点审看的表情,他们的交流内容,最后我们会做一个评估的结论,这个结论在每个节点上我们去均衡,比如这个节点B版好,我们就会跟导演、剪辑他们去商量,能不能做这样一个版本剪辑。A版哪个点好,我们是不是可以用这样的一个版本去做,所以最后其实还是一个大家共商量去协调的过程,因为作品是大家的。”

  《山河令》和《司藤》能够成功“破圈”,显然与这种密切的“互动”密不可分。

  周照中介绍说,他们的项目播之前都会做一个测试,包括线下的点映,收集真实的用户反馈。《山河令》从立项开始就做过一些问卷式的用户调研,不断在调整,基本上在开机前,剧本定稿了,预测受众群是主打年轻女性群体,当时也有想辐射到年龄圈层更大的粉丝群体,最后也达到了。

  为什么能打动年龄层更高、学历更高的女性?周照中认为一个原因是文本层面,“不管台词还是各方面有很多嚼头,吸引了更广泛的用户,跟传统剧不太一样,我们对台词风格坚持了好久,开始会有一些异议,觉得这样是不是风格门槛很高,我说既然是一个武侠还是希望保留古风,这是加分项,最终吸引了年龄略大一些的观众。”

  周照中还透露,《山河令》根据点映反馈曾经剪过一版,“剧情做了一些小调整,也是希望真正上线后能够给大家呈现出来一个比较好的作品。”

  闫丹丹表示,观众测评就像电影点映一样,他们会找泛人群去观看,而不是这个项目适合什么样的观众就去找哪类人,从观看结果的反馈,可以让他们看出来哪些人群观看时长更持久。“比如说《司藤》,可能就是女性观众占比较高,我们从前期这样的用户评估去预测后期这个项目播出时候的用户比例。”

  马韬也透露说《山河令》会根据一部分观众给出的意见,以及结合他们认为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做出适当修改。“有一部分其实是边剪边播的,有的是后面可以改进的,我们会替换上去。”周照中进一步解释说:“从《东宫》开始,优酷就一直有响应网友反馈、边播边改的传统,这点在《山河令》上进行了升级,网友合理的意见我们会听,要改画面我们就改画面,说武打慢了我们就变快,后面我们主创团队也是越改越上瘾,我们都收官了,导演还觉得动效不是很完美,大家都很用心。”

  伍星焰也透露他们主创团队特别喜欢看网友的一些评论,“感觉特别有梗,我们自己都觉得磕到了他们的梗,我们自己没有想到的点,都被他们挖掘出来了,我们观剧也看弹幕、微博、豆瓣,我们也是融入其中的,挺感谢那些观众,包括观众有时候提出的一些小小的bug,我们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改掉了。”

相关评论

本栏最新更新

本栏推荐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