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大众心水论
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心水论

大众心水论:苏轼的朋友圈:相识满天下,知己仅一人

时间:2021-04-26 09:43:22   作者:网钛CMS   来源:   阅读:58   评论:0
内容摘要: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在你的生命里,可曾有这样一个人?相知相交,彼此懂得。纵使天涯相隔,依然思念不减,就算许久未见,情谊从未改变。每次相聚,都可痛饮畅谈,细数过往,知己作伴。就像苏轼和黄庭坚,滚滚红尘,惺惺相惜。从此心灵有寄、灵魂有依,任世事无常,也不再慌乱迷茫。铜陵天......
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

在你的生命里,可曾有这样一个人?

相知相交,彼此懂得。

纵使天涯相隔,依然思念不减,就算许久未见,情谊从未改变。

每次相聚,都可痛饮畅谈,细数过往,知己作伴。

就像苏轼和黄庭坚,滚滚红尘,惺惺相惜。

从此心灵有寄、灵魂有依,任世事无常,也不再慌乱迷茫。


铜陵天井湖畔黄庭坚与苏东坡雕像

01

仗义执言,患难与共。

1079年,“乌台诗案”爆发,苏轼被贬黄州,与他往来密切者,皆受牵连。

当时情况尚未明朗,挺苏的有,倒苏的也不少;

有人还有急于撇清关系,有人往来打点,祈求平安。

此时的黄庭坚,不过是个人微言轻的小官,与苏轼平时只是笔友,甚至没见过面。

此事本来可以与他无关,但他不惜赔上前程,逆流而上,仗义执言。

不仅上书高喊:苏子瞻是最了不起的文人,苏子瞻是忠君爱国的,苏子瞻无罪!

还在苏轼生活困窘、精神寂寞的时候,不避时嫌,给他写信、对诗,诉说思念。


黄庭坚画像

在当时,此举无异于平地惊雷,冒天下之大不韪。

幸好,宋朝有不杀文人的传统;

幸好,苏轼有众多的粉丝为其奔走;

幸好,以王安石代表的部分新党,还保持着士大夫的操守。

最后,以苏轼被贬黄州结束此案,传唱千古的《赤壁赋》便在那里诞生。

黄庭坚本人,只是得到了“罚金”处分。

真正的友谊是什么?

不仅是春风得意时的把酒言欢,更是贫困潦倒中的仗义执言。

当知道你遭遇困苦时,感同身受,记挂在心,力所能及,永远站在你的身边,愿意尽最大可能帮助你脱离艰难。


苏轼画像

02

志同道合,惺惺相惜。

时光回到数年前,那时的苏轼,是名满天下的大文豪,凭借潇洒倜傥的个人魅力,圈粉无数。

深宫中的太后,士林中的学子,乡野中的百姓,青楼中的歌姬,个个为他倾倒。

而黄庭坚,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虽然他也是学富五车,熟读诗书,七岁写出“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十八岁全省乡试第一,二十二岁考上进士。

但如此惊艳的履历,在那个时代实在有太多:

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柳永,理学宗师程颢、程颐兄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张载......

众星闪耀下,黄庭坚只是默默闪烁自己的光。


黄庭坚《惟清道人帖》页

一次偶然的机会,苏轼出差,遇到了黄庭坚的岳父孙觉,孙觉就顺便拿出女婿的作品,希望大名士给提下意见。

苏轼一见,大为欣赏:“这世上真的好久都没有出现过这样好的作品了!”

苏轼尝见其诗文,以为超轶绝尘,独立万物之表,世久无此作,由是声名始震。——《宋史》

苏轼可不是嘴上奉承,而是真心觉得黄庭坚有才华。

后来,他又多次在宴席上诵读其诗作,第一次给少为人知的黄庭坚回信:

“收到你的信很开心,你太过谦恭,似对我很畏惧,这又何必呢?我很想跟你交朋友。最近家人生病,回信晚了,你别介意啊。”


苏轼《跋吏部陈公诗帖》

这份赏识点亮了黄庭坚的前路,这封回信温暖了黄庭坚的一生。

茫茫人海,幸遇知己。

一句认同,一份尊重,一个包容,一池温暖,是志同道合,更是惺惺相惜,两个孤傲的灵魂,彼此找到归宿。

知己无所谓身份地位的差异,更不拘泥于世俗、形式的牵绊,没有刻意,不问利弊,心之所向,欢喜自然。


黄庭坚《花气熏人帖》

03

诗酒作伴,并立山巅。

1086年春,汴京,神宗去世后,旧党重新得到启用。

此时的黄庭坚已经41岁了,而苏轼也已经49岁了。

两个年近半百的老人,终于得以相见。

神交十余年,书信往来,吟诗唱和,他们早已心神两契,相知相慕,相见之后,更多欢喜。

在京城的三年,他们朝夕相伴、讲道论艺,酬唱赠答,切磋诗文,鉴书赏画,日子过得快意极了,单是相互唱和的诗词都达百篇之多。

诗画相融,心意相通,高山流水的知音之情,不外如是。


北宋汴梁城(《清明上河图》局部)

在苏东坡的提点下,黄庭坚也逐渐走向了大宋文坛的一线,时人将两人并称“苏黄”。

而黄庭坚也与秦观、晁补之、张耒,并称“苏门四学士”。

黄庭坚对苏轼的仰慕之情终身未改,却也不盲目随从,不管是诗文还是书法,都自成一格。

他学杜诗,讲究诗的炼字、用典,开创了江西诗派;

他的书法凝练有力,极有创造性,成为一代书风的开创者。

又和苏轼、米芾和蔡襄,在书法史上,合称“宋四家”。


黄庭坚《砥柱铭》,2010年拍卖近4.4亿人民币,是中国艺术品的最高成交记录

两人并立于高山之巅,还相互调侃,苏轼说黄庭坚的字太瘦,像树梢挂蛇;

黄庭坚却说苏轼的字有些肥扁,像石压蛤蟆,嘴上嬉笑,但谁都知道,谁也无法代替彼此在心中的位置。

古语常言“君子之交淡如水”,并非指感情淡得像水一样。

而是不含任何功利之心,是纯粹的感情,长久而亲切。

真正的知己,不依附、不盲从、不讨好,各自发光,彼此照亮,在擅长的天地大展拳脚。

当彼此相对,便褪去光环,一起饮一壶茶,醉两盏酒,交流心得,岁月静好。


黄庭坚草书《诸上座帖》


苏轼《潇湘竹石图》(局部)

04

超越生死,风雨无碍。

可叹世事无常,这样清闲自在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我们都知道,苏轼的后半生一贬再贬。

黄庭坚因每次都和他同一阵线,同样也是一贬再贬。

二人相继离开汴京,天涯苍茫,相见不易,唯有山水诗酒,聊以慰藉。

苏轼写《春菜》,黄庭坚就写《次韵子瞻春菜》;

苏写《薄薄酒》,黄和《薄薄酒二章》;

黄写《食笋十韵》,苏就作《和黄鲁直食笋次韵》;

......

那一年,苏轼被贬到了海南岛,贬到戎州的黄庭坚和朋友到无等院游览,突然看到了苏轼的题字,顿时心里像被砸了一拳:

“见东坡老人题字,低回其下,久之不能去。”


戎州(现四川宜宾)”苏轼黄庭坚“雕塑

两年后,苏轼在从海南北归的途中去世。

苏轼去世前,黄庭坚刚刚收到苏轼的《寒食帖》,他还为《寒食帖》写了跋文:

“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处。”

无奈的是,还没等到苏轼见到这篇跋文,两人就无重逢之期。

黄庭坚知道后悲痛难言,为解思念之重,他在家中高悬东坡画像,每天早上都要衣冠整齐的献香致敬。

只要身逢胜景,还总会不自觉地念叨:可惜东坡不在。

《寒食帖》又被称作是“天下第三行书”


黄庭坚《跋东坡书寒食诗帖》

1102年,苏轼去世第二年,黄庭坚与朋友游鄂城樊山,途经松林间一座亭阁,触景生情,悲从中来,提笔写下名传千古的《松风阁诗帖》。

一句“东坡道人已沉泉”,其中苦涩几可突破千年。

黄庭坚《松风阁》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何谓知交?

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喝不完的酒,吟不完的诗。

离别后,见到高山是你,见到深潭是你,多想你在身边。

何谓知己?

是历经流年的寻常,更是风雨中的依赖。

是纵然岁月不再但情谊依旧,更是超越生死,风雨无碍。


苏轼和黄庭坚,一朝相知,终生知己。

欢时同乐,低落时共浮沉。

就像黄庭坚自己所说:“恰如灯下故人,万里归来对影;口不能言,心下快活自省。”

古人云: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

这世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得一人,志同道合,知情识趣,同甘共苦,不忘初衷。

人生得一知己,足以。


相关评论

本栏最新更新

本栏推荐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