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大版六合皇
当前位置:首页 > 大版六合皇

大版六合皇:“错换人生28年”事件背后,这个女人终于等来了救星

时间:2021-04-21 20:08:23   作者:网钛CMS   来源:   阅读:53   评论:0
内容摘要:「两个孩子错换人生28年」这事,从去年2月份到现在,已在大家视线中“折腾”了一年多。两个出生的宝宝,因为护士的失职,被迫互换了家庭,从此命运发生天壤之别。而受害人许母一家,还在等一个公道。但立案失败的消息传来,所有人都心凉半截,因种种原因,不予立案,错换还是偷换,难道就这样稀里糊......
「两个孩子错换人生28年」这事,从去年2月份到现在,已在大家视线中“折腾”了一年多。

两个出生的宝宝,因为护士的失职,被迫互换了家庭,从此命运发生天壤之别。

而受害人许母一家,还在等一个公道。

但立案失败的消息传来,所有人都心凉半截,因种种原因,不予立案,错换还是偷换,难道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翻篇吗?


但一个叫潘克的律师挺身而出,决定接管此事,替这个母亲讨个说法。

01

想了解潘克有多牛?还要从十年前的湄公河案说起。

就像你在相关电影电视剧里看到的那样,湄公河案是震惊全国乃至世界的大案。

两艘中国货船在金三角地区被贩毒武装团伙劫持,13名船员全部遇害。


湄公河案的凶手是以糯康为首的贩毒团伙和9名不法的泰国军人。

提前蹲点,劫船杀人,还往货船上放置毒品企图污蔑中国船只运毒,更细思极恐的是,他们还勾结几名泰国军人伪造缉毒现场,企图把中国船只运毒的罪名坐实。


外媒在跟进,那段时间国内媒体的头版头条也都在报道此事。

央视开了专题报道,上面派了专案小组,甚至外交部都多次出面和缅甸老挝泰国进行交涉。

为了抓捕凶手,中国派出了特等射击手,抓捕手,一流的翻译和情报人员。

不仅要抓住糯康,还必须让他在老挝被抓获。

因为中国和老挝之间有引渡条约,但和泰国没有,而糯康必须在中国接受审判。


但至于是否能在老挝成功抓获糯康,当时还是个未知数。

这时,船员家属托人联系潘克,希望他能代理此案。

02

找上潘克,不是船员家属的“病急乱投医”,而是慎重考虑后的决定。

潘克算是为数不多长期在金三角地区从事法律工作的中国律师。


因为潘克长期在金三角地区提供法律服务,所以往返于老挝缅甸和中国之间,熟悉几个国家之间法律上的差异,会说老挝话,和当地政府和老百姓都有过沟通和交流,熟知当地的民俗风情。

金三角地区各方势力犬牙交错,潘克能从事三四年涉外法律事务还小有名气,能力毋庸置疑。

船员家属正是看上潘克这点,才会主动找上潘克。

其实潘克也在等,等糯康能在老挝被抓获,等糯康能引渡到中国审理,而他也正通过媒体试图想和船员家属联系。



所以潘克接手湄公河案的审理,成为中国律师团的主要代表之一,是临危受命,也是一拍即合。

03

了解过湄公河案的人会知道,这个案子所背负的意义。

糯康在老挝被抓引渡到中国后,开庭前,泰国方还在试图说服中国把糯康等人交给他们审理。

中国当然不会同意,无辜遇害的十三名船员是中国人,他们的遗体被找到时,遇害后的惨状早就引起全国悲愤。

遇害船员的手脚被捆绑,嘴巴和眼睛被胶带封得严严实实,身上不止有枪伤还有刀伤,甚至有割舌、挖眼这样的报复伤害。

这早就不是一起简单的劫船和故意杀人事件,审判结果是要给所有中国人一个交代,更要给置身海外的中国人一份安心。

这份压力,也压在潘克这群律师身上。


糯康是否会认罪,能否有足够的法条支撑给这几个头目判死刑,能否帮船员家属争取到更多赔偿,能否接得住舆论的狂风暴雨……

其他案件,可能做好本职工作就好。

但对于审理过程全程直播的湄公河案而言,做原告的主要代理人,潘克要背负的东西太多。

稍有不慎,就会被钉在耻辱柱上。

行业内对潘克以及中国律师团的努力很是认可,但舆论还是没能绕过他们。

当许多媒体簇拥到船员家属那,用镜头记录家属的悲痛时,网络上的共情也一波高过一波。


潘克和整个律师团被舆论裹挟,甚至被卷入一场造神运动。

但造神和毁神,只在一夕之间。

舆论对糯康只赔偿了船员家属600万人民币的结果,并不满意。

一时之间,舆论的长枪短炮射向潘克及律师团。

这样的风波,潘克接得住,见过了大风大浪,对于这样短暂的潮起潮落,早有预想。

04

真正的危险,不是舆论中的软刀子,而是贩毒集团潜在的报复。

法庭上,潘克作为船员家属的主要代理人坐在原告席,被告席上的几名贩毒头目已被手铐铐住。

而贩毒武装团伙中的更多人,在几个月前,已被糯康解散,至今没被抓捕归案。

金三角的这些贩毒武装成员曾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在之前的新闻报道里,能找到一些踪迹。

可能几岁就开始吸食毒品,为了有钱买毒品,几乎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用枪用刀的习惯,更是从小养成。


他们眼睛里的善良和童真,早就被金钱和毒品榨干,至于他们会不会上门找潘克麻烦,谁都不敢打包票,包括潘克自己。

这群人的凶残难以想象,毕竟把生命挂在裤腰带上过活的人,又怎能奢望他们对别人的生命能心存敬畏。

在金三角工作的那几年,贩毒团伙的凶残,潘克听到过太多真实案例,有农民因放弃种植罂粟,就被毒贩砍手砍脚。

十三名船员遇害地点的对岸,就是潘克工作常去的城市。

最终船员家属拿到应有的赔偿,糯康被判处死刑。

湄公河案终于告一段落,因此案而萧条了一年多的湄公河运也恢复了往日的货流。

这份正义,是给十三名船员和家属的,也是给靠湄公河而生存的上万船员和背后家庭的。

震慑罪恶,留下心安。

潘克是这份正义的守护者。

所以当有人质疑潘克因全程参与湄公河案的诉讼,而在当地名声大噪时,他们忘了:

是因为潘克之前就有一定的影响力,船员家属才会找上他;

因为湄公河案又难又危险,才会在案子结束后,成为他工作履历上漂亮的一笔。

05

这回,潘克决定插手“错换人生28年”的案子,难免让人觉得吃惊。

甚至在很多人看来,有点大材小用。

我更庆幸这样的大材小用。

潘克的能力毋庸置疑,自带的影响力何尝不是一种武器。

影响力这东西,是中性词,看人怎么用。

“错换人生28年”的经过,想必大家都有所了解。

事情发酵了这么久,早就不单单是两家人的事,而是全社会都在关注的公共事件。

更大的不安也在酝酿,如果在医院生孩子被换这事,不是偶然,那是否会落在自己身上?


虽然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姚策已因病去世,但这事没完。

就像白岩松说的,“人走了,追责与探讨真相不能就此停止。”

但当许母向开封警方报案,立案都没成功时,追责便成了痴人说梦。

无助中,伸出的援助之手,要足够强大有力,才能托举出真相,这很现实。


外界传言满天飞,其中是巧合扎堆,还是利益纠葛下的互相袒护,水深水浅,总要有人下河拉着许母趟过去,给许母一个交代,也是给社会一个交代。

有人说潘克的出现,就像小时候卡通片里一切即将毁灭之前,突然现身的超级英雄。

现实不是卡通片,超级英雄也只存在于艺术创作中。

但幸好有潘克这样的人,才让无助的许母在成人的现实世界里,看到希望。

幸好还有像潘克这样的人……

世界还没那么糟。


相关评论

本栏最新更新

本栏推荐

阅读排行